返回列表 發帖

西城故事

「沒問題,膽敢太歲頭上動土,今晚就是他們死期。」太保說。「我有情報通知,這幫人今晚會在殯儀服務大樓的前地出現。」



「殯儀服務大樓屬於政府重地,而且最近有大批市民聚集,一不小心恐怕傷及無辜。」金不換說。



「這個沒問題,我已經佈下埋伏,你只須配合我捉人便可以,我要抽出他們的幕後支持者。」太保說,「至於殯儀服務大樓的問題,到時政府內部更會有人配合我。」



「政府怎樣配合?這個不明白。」金不換說。



「你猜私人保安隊為什麼可以名正言順地殺人?」太保說,「有聽過『機關』這個組織的名字嗎?」



「『機關』……就是那個專門替政府收取情報和做事的組織?」金不換說。



「對。我就是『機關』的負責人,在這個時代,財富是由權勢築起來的。」太保說。



這個晚上,殯儀服務大樓前地聚滿群眾,當中有人叫囂,亦有人焚燒總統肖像和假人。



「哈哈,原來我們的總統做了縮頭烏龜。」鐵仁說,「依我看最有總統架勢的還是白痂仔。」



「喂喂傻仔,你這麼說是否當我們飛燕姐不存在?」平仔說。



「你班人一人講少兩句得嗎?公司是屬於兄弟一家人的,不存在老大制度。留心看,總統好像出現了。」黑炭頭說。



17.在殯儀服務大樓前翼被探射燈照到一大片亮光的巨型露台上,總統被四個人稱四大護法的保鏢包圍下現身。四大護法全部一律身型高大,且西裝筆挺,看起來既不像總統助理,也不像官員,反令人覺得這屬於總統的貼身屏障,有點不自然。


「等了這麼久,看來大家都有點睏。」總統笑著說,「你們讓我想起我年青的時代。」


「總統是否喝醉了?」鐵仁說。



「但我可以告訴大家,等了這麼久,我最後選擇了創造殯儀服務的機會,這也是我畢凡今天能成為總統的原因。」總統繼續說,「這個國家怎樣解決殯儀服務問題,說起來簡單不過。」



現場傳來一陣喝倒彩的聲浪,不過這聲浪被畢凡的一下叫聲打斷:「安靜!」


「這個國家這幾年來不斷接收非法入境的難民,單單是西城這十年來已收容的外來移民達原居民的一半以上,這數字還未計匿藏起來的難民。」畢凡說,


「飛燕姐,這騙子總統不知又耍什麼把戲,不如我們拉隊走人啦!
」花拉說。

返回列表